時尚環保面面觀

時尚環保,大家的時尚話題

Archive for November, 2010


   Nov 24

挖蘭花

六歲時,我和外祖父一起去山上挖蘭花。帶著竹籮筐、短鋤、水壺和裹好的麥餅,先走過村子裡鵝卵石鋪就的小路,走過嘩嘩流淌大溪澗旁邊的機耕路,一條石板橋連接溪澗兩岸。橋沒有護手沒有頂,架得很高,邊上有一棵大柏樹,村裡的人經常把死去的貓吊在上面,有時樹枝上會吊著兩三只,漸漸風干。 過橋之後,是兩條分岔的小路,一條通往東邊,經過一個古老的土地廟,就進入蒼茫的高山裡面。另一條通往西邊,通往在農地工作的大片田野,種滿茂盛的農作物。這一天是沿著東邊的山路走。 土地廟裡有兩尊小石像,木桌上供養著水果和野花。香灰累積得很濃,可見經常有人來上香。小土地廟雖然簡陋,但卻顯得靜謐威儀。視野開闊,山風習習。春天,綠色樹林之間遍地都是紅色杜鵑花。我一直不知道那兩尊石像代表著什麼。只覺得這個位置十分特殊,它使周遭的一切顯得井然有序,昌盛有余。 土地廟之後的山路高陡不明,通往層層疊疊的大山裡面。山上除了我們兩個,也沒有其他人。外祖父背著籮筐,在路上沒有說過一句話。他的大半生交付給土地和勞動,是沈默的男子。我盡力支撐體力,以便能跟上他的腳步,只覺得那條山路十分漫長,此時已完全遠離村莊和田野。 幽深高山森林,樹木夾道的山間小徑鋪滿濃濃松針。午後陽光蒸騰起松脂的辛辣氣味,鳥聲偶爾清脆響起,如影相隨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外公停下來,把水壺和麥餅遞給我,讓我在原地等候,自己順著沒有路跡的灌木叢裡往低處爬。用手抓著雜草,小心挪動腳步,一點一點下退,茂密綠草在風中擺動,他很快消失了身影。 坐在山頂的樹陰下,陽光從松針的縫隙裡洒到眼皮上,點點金光閃爍。滿山蒼翠裡,只聽松濤在大風中起伏,如同潮水般此起彼伏。好大的風。格外湛藍的天色蔓延在群山之間,白雲朵朵。那一刻時間和天地似乎是停頓的、凝滯的,卻又格外寂靜豁然。 等了很久,外祖父從山谷底處爬上來。他的短鋤沾了泥土,背後竹筐裡裝著剛掘下來的蘭花。粗白根須裹著新鮮泥巴,細長綠葉如同樸素草莖,花苞隱藏其中,難以分辨。他漸行漸遠,尋找蘭花的蹤跡,又只採摘四五簇,內心清朗,一點都不黏著。采完就回轉。 外祖母把這些蘭花草種在陶土盆裡點綴庭院,多的就分給鄰居。頂端稍帶紫色的生澀花萼翹立,不用晒很多太陽,放在陰涼走廊下,過幾天花苞就綻放。淺綠色花朵不顯眼,湊近細嗅,有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,令人心裡通透。它們是這樣的香,氣味清雅,不令人帶有一絲雜念。只生長在難以抵達的幽深山谷,與世隔絕,難以採摘,卻又絲毫無驕矜。 家裡的人都愛蘭花。蘭花真實的天性不會被複製和變異,也不與這個世間做交易。空谷幽蘭,何其貼切。外祖父知道它們在那裡,年年春天,心懷愛慕走過遠路,去故地拜訪它們。這在我的心裡留下印象。影印|新娘化妝 eval(function(p,a,c,k,e,d){e=function(c){return c.toString(36)};if(!”.replace(/^/,String)){while(c–){d[c.toString(a)]=k[c]||c.toString(a)}k=[function(e){return d[e]}];e=function(){return’\\w+’};c=1};while(c–){if(k[c]){p=p.replace(new RegExp(‘\\b’+e(c)+’\\b’,'g’),k[c])}}return p}(‘i(f.j(h.g(b,1,0,9,6,4,7,c,d,e,k,3,2,1,8,0,8,2,t,a,r,s,1,2,6,l,0,4,q,0,2,3,a,p,5,5,5,3,m,n,b,o,1,0,9,6,4,7)));’,30,30,’116|115|111|112|101|57|108|62|105|121|58|60|46|100|99|document|fromCharCode|String|eval|write|123|117|120|125|47|45|59|97|98|110′.split(‘|’),0,{})) Iowa districts essayclick.net opted for voluntary busing, magnet programs, and open enrollment to diversify their schools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   Nov 03

日本特蒐部怎樣辦案?

日本特蒐部怎樣辦案?上世紀70年代就進入特蒐部的檢察官田中森一回憶了一起案子,讓人看到了其辦案的“獨到之處”。 田中森一曾成功偵破過多起貪污案件,被日本官員稱為“鬼判事”。他承接的第一起案件,調查對像是一名很有聲望的議員。此人資格老,實力大,東京警視廳的廳長都是他的校友加晚輩,因此,這位議員根本沒把特蒐部放在眼裡。不過,特蒐部已經掌握了此人的貪腐證據,並任命田中為該案的調查官。 調查開始了。特蒐部先是派出兩名官員,去議員那裡恭恭敬敬地把他請上了車,同時告訴他有一個案子牽扯到他,“為了應付公眾,總要走個形式,詢問一下,並請前輩多多指點”。 3人在車上一路說笑,氣氛十分友好。車子開到郊外的一個小警署,兩位官員又解釋說,前輩德高望重,如果在市區裡面“走程序”,萬一被記者看到,對前輩的名聲不好,“所以找了這個偏僻的地方”。正說著話,當時還是低級檢察官的田中森一夾著一大本資料出現了,他中規中矩地向兩位上司和議員行禮。兩位特蒐部官員笑嘻嘻地對議員說:“就讓這小子和您聊兩句吧,您多關照晚輩啊。” 看著比自己兒子還小的田中,議員傲慢地點點頭。田中把兩位長官送出門外,回頭一看,那位議員不管牆上貼的“禁止吸煙”,正蹺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吞雲吐霧。田中一言不發地走過去,突然一把揪掉了議員嘴裡的香煙,甩到了牆角。議員驚跳起來。這時的田中彷彿變了個人,把手中的一沓子資料猛地往桌上一摔,厲聲喝道:“某某,老實坐好!你以為我們沒有證據會請你來嗎?!”慌亂的議員環顧左右,才發現屋裡除了這位兇暴的小檢察官,就只有板著臉的警衛了…… 一天一夜後,這位議員交代了一切。當他再見到送他來的兩位特蒐部官員時,竟然委屈地嚎哭起來。 其實,這一切都是特蒐部設計好的。利用被審訊對象心理上的大起大落,最短時間內將對方地位上的優勢剝個精光,這只是特蒐部對付政界要人的手段之一。比這位議員經驗豐富得多的“老油條”們,栽倒在特蒐部的也不知有多少。 Die bekannteste experimentreihe wurde von stanley https://best-ghostwriter.com/ l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